当前位置:首页 >> 台胞园地 >> 随笔杂谈
抗战中的上海民谣
时间:2015-11-02 作者:周曙明

  前不久,闵行区文联征集“抗战题材”的散文、故事与民谣,特假座浦江镇文体中心会议室,召集当地老农民、乡土作家举行座谈会。会上,我随口唱了一首童谣,那是母亲教我的《东洋乌鬼掼炸弹》,当场得到镇文联领导的首肯,并鼓励我进行再创作。结果,该首童谣被《四季》杂志采用,还被推荐给浦江青少年活动中心编成小品,组织小朋友排演。

  于是,我产生了挖掘抗战期间流传在上海民间的民谣,编辑一本《上海抗战民谣选集》的想法。百度上搜索的结果是,上海还没与“上海抗战民谣”有关的书籍。我在10年前编著的《上海浦东民间童谣选》中寻找,一下就找到了几首。又去图书馆,在上世纪80年代各区县编辑的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歌谣卷》中,发现了许多抗战民谣,使我对出书充满了信心。

  在收集到的近百首“抗战民谣”中,内容有群众积极参军、参战,男女老少拥军支前、做军鞋背心鞋垫、站岗放哨送情报……在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里,老百姓创作出了丰富的民谣。这些口耳相传的乡土文学,其实与那些作家创作的抗战题材的作品一样,同样起到了宣传群众、发动群众、教育群众、鼓舞斗志的作用。这些民谣,至今还活在人们的记忆中,吟唱在百姓的嘴巴里。

  如反映上海人民团结抗战的民谣《枪口朝外》:枪口朝外,齐心抗战,打小日本,决不胆颤,国军飞机,扔下炸弹,炸死日本王八蛋。少年儿童也积极投入抗战,儿歌《弄堂小娃娃》云:弄堂小娃娃,天天打相打,大家都是苦孩子,为啥侬打我来我打他?小娃娃,要听话……国家已经不像样,我伲要爱国,我伲要爱家,我伲要爱爸和妈,要做好孩子,快快长大打东洋!《小妹掮枪上战场》中说:姐姐去当看护娘,小妹掮枪上战场,风头勿比男儿差,一队女兵奔前方。《支前歌》则云:“拿起线来穿起针,想起伲前方作战人,勿绣那鸳鸯搭蝴蝶,伲要做几件棉背心。一件件个棉背心,送到前线代表我的爱国情,我愿化作棉与絮,与我将士同寒温”。

  在日本鬼子侵略之下,中国人民受尽苦难,在《日军登陆金山卫》中道:“……开大炮,掼炸弹,日军登陆金山卫。老百姓,吓得来,背起包裹就逃难。三光政策烧、杀、抢,害得百姓苦难捱。东洋乌龟小瘪三,看见妇女就强奸……”《东洋乌龟掼炸弹》则反映了受苦受难的儿童形象:“八一三,八一三,东洋乌龟掼炸弹,上海人民遭大难。阿三正在吃夜饭,轰隆一声房屋塌,炸煞阿三娘和爷,炸煞哥哥和姐姐……阿三肚皮饿来手脚坍,求爷爷,告奶奶,讨着半碗麦粞饭,忍着痛苦吃下去,家仇国恨记胸怀……东洋乌龟掼炸弹,炸死多少娘和爷,炸煞多少哥和姐,无数阿三拿起枪,枪管喷出民族恨,痛打打洋乌龟王八蛋”。

  “平型关大捷”消息传到上海后,人民欢天喜地,唱起了《大胜利,第一战》:一二三,孙中山,四五六,毛泽东,七八九,平型关,八九十,林彪罗荣桓,打日本,不留情,大胜利,第一战。“平型关上来英雄,英雄就是八路军;好象平地春雷响,抗战史上第一功”(《抗战史上第一功》)。

  在那艰苦卓绝的抗战时期,上海出现了父母送子、妻子送夫、祖辈送孙,未婚妻送未婚夫参军抗战的动人故事。《送哥当兵去》中说:“妹妹我坐窗前,穿针又引线,不为嫁妆不绣花,做双鞋子给哥穿。哥哥当兵去呀,妹妹送村口,难分难舍情意长,别把家里挂心上,消灭鬼子保国保家乡,胜利把家还”。在抗日战争中,人们最痛恨汉奸,一提汉奸,个个咬牙切齿。民谣《风向标》中写得十分形象:“滚珠脑袋,轴承的腰,头上插个风向标……鬼子嘴里放个屁,他说香得不得了,这是汉奸真面貌。“翻译官,损德行……见鬼子,会奉承,点头哈腰鞠个躬,像只癞皮狗,拿着鬼子当祖宗。(《翻译官损德行》)

  一首首抗战民谣,生动形象地再现了上海人民积极抗战的情景。这些上海抗战民谣,是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--“沪谚”的保护与传承的一部分。吟唱抗战民谣,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极好形式。通过阅读,用“沪语”吟唱,可以保护上海方言,也可提醒人们“勿忘国耻,以史为鉴”,激起人们的爱国情怀,其意义不可小觑。

主办: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
地址:上海市静安区陕西北路128号4楼
邮政编码:200041